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人吧

一个闲的蛋疼的博客,欢迎大家关注,闲的没事儿经常分享些没用的东西!

 
 
 
 
 

日志

 
 

【原创】怎么又是你  

2009-04-30 13:49:39|  分类: 个人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怎么又是你

       ——肖月芥

    在那个年头,正是刚刚流行文凭的年代,许多知名公司和企业都只看文凭不看实力。

    尤其是一些国际知名集团或公司对文凭的要求一般相对较高,有许多专科毕业的大学生都很难进入知名企业。而我那时候仅仅是一个初中文化程度水平的青年。

    在一个知名报社招聘编辑的时候,我随从一批大学本科毕业生一起进了这家报社,那家报社派头很大,来历不凡,从事文学刊物的创作和翻译工作。我进了报社前屋的大厅,那是一个类似于候车室的地方,有许多排椅和报纸可以供人休息和阅读。因为当时来应聘的人太多,在我的前面是一层层由人垒起的城墙!我这人的耐心向来是有限的,见这么多人已经先我一步来到大厅,我也就没在那里排队等。

    我在报社前屋的大厅里来回游走着,不经意间发现大厅的墙壁上全是介绍这家报社的一些文字,于是我驻足看了起来。一来是消磨时间,二来可以了解对方。上面有些文字是记录报社的喜人成果的。据文字介绍,该报社曾多次被评为国家级优秀纸质传媒团体,还出版了多期国家级优秀期刊。

    当我看完这些介绍后是半喜半忧,忧是不言而喻的,因为这是一个应聘者的心理表现;但这喜却来自我的自信,我相信我可以胜任这份工作。想到可以担任这样气派的一个报社的编辑,我不免会有几分欣喜。

   终于,前面的人群已经陆续的离开,在那些离去的人群中,有的满面春风,笑容灿烂;但也有一部分人表情难看,脸如同深秋的番茄皱成一团苦涩。其实在这样的竞争中成败尚无定论,但应聘受挫者的伤心依然是屡见不鲜。不是很久就轮到我了,携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我进了主管的办公室。

   也许是我这人长得老实,面目和善,大家见了我总会热情的打个招呼,这个主管也不例外,我一进办公室的门他就微笑的对我说:“您好,先坐吧。”用手示意了一下叫我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只有一桌之隔,那种紧张的气氛简直能让人窒息。他也好像看出了我的紧张,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张面巾纸递向我让我擦汗,顺便说道:“今天天气太热,大厅里人又多,拥挤的不舒服吧?”

   我急忙答道:“是!是……还好吧!”好像嘴巴都不由我控制了。这时那个主管递来一杯茶说:“先喝口茶吧!您有什么优势吗?”态度很是诚恳。

   我如实的说道:“我热爱文学创作,喜欢和文字打交道,但我相信我可以做好这个编辑。”

   “那你懂什么外语吗?”

   “听说过英语,但是没有学过!”

   主管好像有些不解,又压低了声音说:“那您应该是获得过什么特殊的荣誉吧?”

   “没有,我只是经常写作!”

   “出版过吗?或者是在哪儿发表了?”

   “没有!”

   “你是中文方面的职称教授吗?”

   “不是!”

   “那你是学什么专业的呀??”

   “我……”

   “难道你没有任何特长吗?”

   “有!写作!”

   “你莫非仅仅是一个没有任何优势的本科生?”

   “不是,我不是本科生!”

   那主管有微笑了一下,说:“那您是研究生还是博士呢?我们这里很需要您这样的人才,薪水会高于一般人的。”说着又指了一下茶杯:“来,您喝茶,您的证书能给我看一下吗?”

   “我……我没有证书,我是一个初中毕业生!”

   那主管先前的满面春光一下子布满了冰霜,直勾勾的双眼泛着冷光,死死的盯着我,让我更加发慌,如同一个待审的罪犯,终于听到了宣判:“你一个初中生来这儿干什么呀?没见我们启事上写得‘本科及以上’学历吗?我们这儿的工作你能干的了吗?出现外语的文章你能审核的了吗?”一连串的疑问叫我真想找个地缝,我急忙转身跑了出去!

   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曾也不敢走近那家报社半步。也是从那时开始,我不再期望做编辑,我开始静下心来写我的心情、写我的梦。

   也许上帝总是愿意同情那些可怜的人,我的第一部作品刚刚结稿就有一个朋友说愿意帮我出版,也算命运,不久还真上了市,而且销量直线上升。尽管我出版的时间用的是笔名,但还是有许多书商间接的找到了我,向我约稿,而且时不时的会接到一些陌生的电话,多数是向我来约稿的,但这天却收到一个陌生号说是让我去附近的一家饭店和我洽谈一笔业务,因为他在电话里称呼时叫的是我的笔名,我想他也肯定是冲着书稿来的,但对方的态度诚恳,实在是不好推却,对方说的那个饭店距我的住处也不是很远,所以也就勉强答应了。

   我整理了一下也就去了那个饭店,一进这家饭店也没有看出是谁要找我的样子,于是就拿出手机拨了刚才那个陌生的号,听到响声后,我顺着响声看了过去,那个人也抬起了头。就是那一瞬间,世界停顿了,我们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喊出了一句话:“怎么又是你?”

   正是当年应聘时见到的那个主管,坐在一张靠近窗户的餐桌旁边,上边已经点好了菜,我也没有多想什么就走了过去,毕竟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也不会再计较那些事情的。

   来到餐桌旁边,我用手示意了一下,两人一起坐下,他有些不安的问道:“您就是……”

   “是的!那是我的笔名。”没等他问完我就给出了答案。

    那主管一下笑的好灿烂,仿佛六月的阳光一般,站起身给我酌满酒,把酒樽递了过来。我也没有推辞,尽管自己不胜酒量。

   他一边举杯一边对我说:“呵呵,我这人的眼光向来是不会错的,当年一看就知道您以后必大有作为,所以也就不敢把您留在我们那种破地方。”

   我先是一惊,后来想想他也许是为自己找些挽回面子的理由吧,所以我也就顺着他的意思说了一句:“那是肯定的,没有您这样的眼光怎么能经营那么大的报社呢!我很感激您。”说完了两人相视一笑。

   开始的时候他坐在我的对面,一会儿把椅子拉到了我的旁边,很是亲切的样子说:“其实当年我也不对,不过您现在要是想进我们报社的话还是可以的,我可以让你当主编,行吗?”

   “我不是本科生呀?”我摇了摇头说。

   “没关系啦!文凭可以自己以后再考嘛!”

   “可是我不懂外语呀!”

   “这没关系,您可以从事中文稿件的审批嘛!”

   “但是我我只有初中文化水平啊!”

   “不必担心的,没有人会在意这个!”他的脸上始终挂着微笑,可我的心中却充满了气愤!

   “你们的招聘启事上是怎么说的?不是‘本科及以上’学历吗?你们不是从事翻译工作吗?有外语稿件我能看的懂吗?你们的工作我能干的了吗?”说完我喝了口茶,压住心中即将迸射的愤怒。

   “我不是说了吗,您只要去了就没有您干不了的!”他还是一脸的微笑,很假、很狡猾、很让人厌恶,写满了趋炎附势的丑陋。

   我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慨,最后狠狠的丢给他一句话:“怎么又是你?”转身离开了饭店。

   后来再没和那家报社有过任何联系,再后来听几个朋友说那家报社对应聘相关职位的人员推出了考核制度……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