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人吧

一个闲的蛋疼的博客,欢迎大家关注,闲的没事儿经常分享些没用的东西!

 
 
 
 
 

日志

 
 

  &nb  

2008-10-26 13: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见!

都说爱情是场重感冒,经历眩晕、不能呼吸、如影随行,直至溃败、沉沦,而后轻松自如,只是学会了包裹,以抵御再次的狂澜。

    我不叫安安。一个叫楚的有着明亮的笑靥的男人,他叫我安安,并说聪明如你,一定明白安安为何意。

    我有份中规中矩的职业,过着中规中矩的日子,喜欢凌晨时分听寂寞唱歌,偶尔也独自一人来酒吧买醉。25岁那年,突然觉得中规中矩的日子有点混沌不堪,一个人的城市里,一个说过要伴我一生一世的男人毫无征兆的选择了离开。混沌不堪后,开始苏醒。

    一连10天,我都在一个叫“蓝调情怀”的酒吧,同一时间同一位置,每天不同的一杯鸡尾巴酒。我对自己说,当尝遍了这个小酒吧里所有的鸡尾酒的时候,我就忘了那个男人。我算了算,大概不过个把月的时间。

    第十天的时候,我觉得好象已经忘了彼此的承诺了。我暗笑,对自己失望的暗笑,原来伤痛停留的时间会这么短。但酒还是要继续的品尝,我喜欢各种刺激的滋味烧到胃的直接到底。

    也有想跟我搭讪的男人,往往一杯过后,我会选择离开。不给他们机会,在酒吧出现的男人,如同聊天室出现的男人,我不会有过多的好感,尽管自己也在其中。

    我喜欢坐在高高的吧台前,看着扭动的人群疯狂的发酵。第十一天的时候,一杯过后,跟WHITE要了第二杯。好听的烟草味道和着暧昧的暖意,有故事要发生吗,我暗笑。一个英俊的男人,那种清透的笑,似乎不应该出现在种地方。

    “安安”?我不解,他笑着说,“聪明如你,一定明白安安为何意”。 我娇媚一笑,“你不觉得你这样点冒昧而且自以为是吗?”楚爽朗的大笑,“你不认为一连十天,在同一时间同一位置喝不同的酒而且一杯过后离开的女孩子很蛊惑人吗?” 我诧异,楚接着说:“不过,安安,今天怎么想喝第二杯了?是有些事情想明白了吗?”我望着他,一字一句的说“不要在这里自以是的自做聪明,我对这套不感兴趣”。

    酒继续喝完,不多说一句。我讨厌自以为是的男人,好象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

    白天继续中规中矩的工作,晚上继续在酒吧品酒,凌晨继续听寂寞唱歌。

    十二天、十三天......楚会出现在我面前,还是固执的叫我“安安”,还是固执的说些自以为是的话。我还是不明白安安到底何意,只是那些自以为是的话有时候说到了我的心底,只是一直不敢承认。

    我又开始一次只喝一杯。因为我对自己说过,品过每种酒后,就会离开“蓝调情怀”的。而我开始需要某种温暖,在一个人的城市里。

    第十八天,我找不到楚了。我以为他会在同一时间同一位置,暧昧的出现。于是我开始喝了一杯再喝一杯,以等他的到来。那个喜欢穿体恤,有着明朗的笑,混着淡淡烟草味道的男人却消失了。

    第二十五天的时候,我开始绝望,因为只有四杯酒的机会了。自己对自己说过的话,一定是要遵守的。我想离开“蓝调情怀”的最后一天,醉一次。我告诉榆,如果没接到我的电话,请她10点来接我,我一定是醉了。这样的要求有点不何情理,但是死党就是用来不何情理的。

    喝到第二杯的时候,果然有人来搭讪,我讨厌这样的感觉,简单的三步曲。我没有搭理,继续叫WHITE给我调第三杯,烟草伴着酒精和着空洞的音乐,让我开始眩晕,张望着门口,两杯过后,我要开始继续我的中规中矩的生活。

    三杯过后,开始微醉,有人在耳边轻叫着“安安,今天喝了多少?”我扭过头,楚风尘扑扑的样子,“三杯”“楚,我告诉你,还有一杯,我就尝完了这里所有的酒,我就可以和过去说再见了,楚,还有一杯,你就找不到我了。”我继续说着。楚心痛着,“安安,最后一杯我来喝。”

    我说:“应该说,最后一杯,你陪我喝。”我叫WHITE给楚一杯,眩晕中,我跟楚说起,我为什么来“蓝调情怀”,第十八天时候的慌乱,迷糊中我问他,“安安到底何意?”他耳语“真的不知道安安何意?”他在我手中轻轻的划着,“明白了吗?”我笑倒在他的肩头。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榆正在给我泡牛奶。我跑过去抱着她,“亲爱的,就知道你这样好。”和榆十几年的朋友,她一直待我如同一位姐姐。榆说:“你个死妮子,我再晚来一点你怕是回不来了。”想到昨晚的醉态,耳热。

    榆问道:“你怎么认识楚的?”我诧异,“你认识楚?”“是啊,楚是我们公司一股东的乘龙快婿。我们见过,可不怎么熟。”

    一阵凉意而来。有些人,是注定朋友也没法做的。因为一不小心,就会在对方的气息中迷失、沉沦。

    “我不叫安安”,给楚发了一条短信,然后删掉了他的电话号码。

    “GOOD-BAY 安安”,我对自己说。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